友人A

《满天风雨下西楼》鱼香肉丝

  酒已尽,人已散,他却仍冷不丁地便想起他,想起他的烈酒,他的梅花,他的白衣白马,他的快意恩仇。
  还有那样一场不可说的旖梦……不可说的情欲。
  在陆遥心中,裴剑文永远是卓然鲜明的。譬如惊蛰春雷,譬如芒种艳阳,譬如天地之初第一场暴雨,洪荒暗夜第一颗陨星划过天际。
  譬如这世间所有最鲜明不过的东西,热辣地灼痛他的眼。
  陆遥慢慢合上眼,便见仍是满园素白,腊梅如雪。有人翩然而来,正正立在自己眼前,落英缤纷,眉目如画。
  好一纸酣畅淋漓的泼墨山水。
  “平生不会相思,才会相思,便害相思。”
  陆遥从不知道自己也会想起这些女儿家的闺怨词句,腻腻歪歪,不清不爽。

《故乡》鲁迅

      他站住了,脸上现出欢喜和凄凉的神情;动着嘴唇,却没有作声。他的态度终于恭敬起来了,分明的叫道:

        “老爷!......”
        我似乎打了一个寒噤;我就知道,我们之间已经隔了一层可悲的厚障壁了。我也说不出话。


   

       我想到希望,忽然害怕起来了。闰土要香炉和烛台的时候,我暗地里笑他,以为他总是崇拜偶像,什么时候都不忘却。现在我所谓希望,不也是我自己手制的偶像么?只是他的愿望切近,我的愿望茫远罢了。
       我在朦胧中,眼前展开一片海边碧绿的沙地来,上面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。我想:希望是本无所谓有,无所谓无的。这正如地上的路:其实地上本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,也便成了路。

《红与黑》司汤达

     “这是一次进城的机会,就看您想不想利用了。”

     “Incedo per ignes(我有暗中的敌人)。”于连回答道。

 

       夏斯神甫说道,“一条路因为两旁有荆棘就不成其好路了吗?就让那些可恶的荆棘待在那里好了,行人照样走路,懒得理它们。”

       死亡本身他认为并不可怕,而终其一生,他只不过为这种不幸作长期准备而已,所以并不在乎,没有把死亡看做最大的不幸。

       “待遇怎样?”
       “管吃管穿,还有三百法郎薪金。”
       “我不当仆人。”
       “畜牲,谁说当仆人了?难道我愿意自己的儿子当仆人?”
       “那我和什么人一道吃饭?”